酚醛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央视黄灯风波是阻止车祸还是制造车祸

发布时间:2021-02-01 16:29:40 阅读: 来源:酚醛保温板厂家

央视:黄灯风波是阻止车祸还是制造车祸

一、是阻止车祸还是制造车祸  今年元旦期间,相信不少人在纠结和紧张中度过,尤其是在开车过路口的时候。这个纠结和紧张的根源就来自于2013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交通管理法规,路口闯黄灯视同违规,对驾驶人处20元以上200元以下罚款,记6分,被称为史上最严交规。然而就在1月6日公安部表态,对“闯黄灯”暂不处罚。近期在网络上疯狂传播的一段视频,荣威车司机在十字路口时突遇黄灯,百般纠结,不知进退。先后退、然后右转、右转失败后退、再右转、再失败、再左转。司机前后左右折腾,直到绿灯亮起,被黄灯逼懵了的司机才开车离开路口。  2013年新年伊始,“黄灯”成为最热门的话题。1月1日下午的一条微薄,后来被转发了两万六千多次:“2013新交通规则,我成了第一波吃螃蟹的人,正常行驶前车骐达见黄灯一脚急刹,我给他撞出去一个车身,对方后保险杠及尾门报废,我车没事,人也都无碍,请各位在看见信号灯1公里的时候就开始减速祝各位好运。”这几乎是网络上最早出现的,自曝因闯黄灯新规而造成交通事故的当事人。当事人孙艺轩说:“车流还好,不算太多,就是很正常的一个状态,也不堵。”新年第一天,家住北京的孙艺轩开着自己的路虎越野车,行驶在北京东城的西大望路上。当孙艺轩接近红绿灯的时候,他有意识地将车速降低到了30公里,然而在距离红绿灯路口还有不到十米的距离时,孙艺轩前面的那辆小轿车突然急刹车。当事人王天说:“黄灯突然就亮了,我来不及反应了,所以我就踩了脚刹车。”孙艺轩说:“我马上刹车。车太重了,惯性太大,根本刹不住,像做梦一样,是软绵绵地撞上去了。”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周,孙艺轩和王天的遭遇并不独特,当黄灯被“提拔”为红灯级待遇,全国各地因躲避“黄灯”而发生的事故频频发生。小李驾驶出租汽车已经很多年了,但就在1月某日这一天,因为担心闯黄灯,他也遭遇了一次追尾事故。当事人小李说:“绿灯就踩刹车,然后踩了一踩一看这边,一踩没踩住,然后看这边有车,往这边一躲,跟人追尾了。我这车刚怼完,为什么今天下午才开,车刚修完”。尽管自己每天的工作就是开车,但对黄色指示灯的变换依然猝不及防。出租车司机小李说:“人他是人他不是机器,他应急都有个反应速度,你看这个速度,它往前有一个缓冲的劲,肯定就过线了,百分之一万的”。像小李这样的出租车司机,因为天天都在马路上跑,因此闯黄灯的机率也就更大,担忧也就更多。  小李说:“一个出租车司机,我们一个月也就挣三四千块钱,一个月罚两回,这扣完分,学习去,然后再交放罚款,我估计这一个月根本就不剩钱了。一年有两月,这司机就不干了,干不了。北京的交通信号灯转变时并没有提前闪烁,也没有倒计时提醒,而且每个路口绿灯的时间长短还不一,自己现在一过十字路口就发怵。咱一右转见个灯,你说咱是踩刹车呢,还是踩油门呢?谁知道它什么时候变黄灯呢?我在通过的一瞬间,摧的变成黄的了,我倒霉了,那怎么办。我觉得这比闯红灯更可怕,这闯黄灯。”不仅是小李,即便是有20年驾龄的老出租车司机付师傅,也同样感到心里没底。出租车司机付师傅说:“刹车踩的太急了有容易出危险,你知道吧。你不知道你过没过停止线,那天我在开阳桥那有一个,太突然了。而你要不开车又不行,你要不开车堵车,堵车也不行,你稍微快一点吧,心里又没底”。1月3日,在北京市复兴路公主坟桥往东的第一个路口拍摄到的画面,此时因为绿灯持续时间较长,所以从桥上行驶下来的车辆速度都很快,一般都在每小时50公里以上。根据统计,在连续的十次黄灯过程中,共有16辆车来不及刹车闯了黄灯。有七辆车在停止线附近采取了急刹车的措施。这里是位于北京市蒲黄榆的一个十字路口,这辆车,在接近路口停止线时似乎意识到了要“闯黄灯”,便猛踩刹车,但因车速较快没能完全停住,汽车尴尬的停在了马路中间。通过一个简单的统计,短短40分钟的时间,就有十多辆车因为黄灯急刹车,其中不乏每天都奔波在路上的公交车辆和作业车辆。在北京东单路口,这里绿灯持续时间短,黄灯出现时更多的人选择了急刹车,但因为刹车距离的问题很多车辆不得已停在了停止线之外。而大多数车辆则是提前采取了减慢速度的措施,甚至在绿灯的时候就减速停车以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黄灯。路口车速明显减慢出现了拥堵。在北京的非主干路、主干路等不同路段体验,最直观的感受也是,绿灯时段车速减慢,本该畅通的道路出现了拥堵。  元旦开始实行的新交规被称为“史上最严交规”。大部分从严的规则都得到赞赏,唯独“闯黄灯扣6分并罚款”广受争议,“违反了牛顿第一定律”、“突然急刹容易追尾”、“以科学的名义呼吁暂缓”等声音层出不穷。尽管公安部6日表示,对违反黄灯信号以教育警示为主,暂不予以处罚。但有关“抢黄灯”的争论并未停止。  群众们说:“不合理,你黄灯根本就不合理。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你要是闯黄灯扣分黄灯就根本不起作用了直接红绿灯就完了本来是绿灯,可以很快的加速过去,但是现在没有人敢加速了,到那都得采刹车,你这踩刹车,后面更慢,再往后还得慢,再往后大家可能就停下来了。黄灯这一条欠考虑。反正我觉得他要是如果是事先要是能够充分调研的话,估计不会出现这么大的争议吧,而且匆忙出台没有经过事先的充分的调研和论证。这个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这么严,反正应该是注意点,因为现在人行这个交通事故特别多,应该还是注意点。我觉得应该是支持的。因为人毕竟是弱者嘛,闯红灯出了交通事故对谁都不好。北京交通这么混乱,而且事故频发,甭管对新手还是老司机都有一个制度上的规定,让他们提高意识,这样大家出行都比较安全。”  二、谁来辟谣  按新交规只要闯两次黄灯就扣满12分,之后要到交管部门“回炉”,重新培训考试。法规之严苛引发众多热议。很多城市的路口,红绿灯没有倒计时功能,红灯瞬间转黄更是让人措手不及。那么新交规重罚闯黄灯是否合理?“遇黄灯刹不住”这个说法又是否属实?腾讯网汽车频道评测编辑张洋说:“这是我们专业的一套测试仪器,它的工作原理是通过GPS信号,同时来得到车辆的一些数据,比如说一些加速的时间,加速的距离,同时我们可以测量这个车准确的制动距离。”  准备工作就绪后,实验开始了。在速度为60公里的情况下,驾驶员张洋采用全力制动,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紧急刹车来停车。那么从刹车到最终汽车停稳经过了多长的距离呢?张洋说:“仪器上显示,我们从60公里到完全静止,需要1.8秒钟,走过15.4米,这是从60公里到停止所用的距离,15.4米。而且这还是我直接踩在踏板上,去计时,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包含我,从油门到踏板的这个时间。”15.4米,是紧急刹车所需的最短距离。但是驾驶员在正常行驶过程中很少会采用全力制动的方式来刹车,而通常采用的是缓刹车的方式。张洋说:“因为我们日常踩刹车,不会一下踩到底,这些也容易对后车产生追尾的情况,我们会尽量缓踩,提前踩,这是正常的驾驶风格。”  那么在缓刹车的情况下,驾驶员又需要多长的距离才能保证安全停车呢?腾讯网汽车频道评测编辑张原说:“正常的驾驶的话,到这里是有记录的,从红色装桶这里开始制动,大约是需要28米。”根据两次测试,在时速60公里的情况下,如果采用紧急刹车的方式,停车至少需要15米的距离;如果采用缓刹车的方式则需要30米左右的距离。而如果考虑到司机看到黄灯后的反应时间以及车身的长度,那么安全停车则需要更长的距离。张洋说:“我们需要计算的方法除了刚才这个数据,这些制动距离以外,我们还要通过换算,因为比如说我们要换算反映时间,我们从油门到刹车的反映时间,再加上我们的制动停稳,以及车身的距离,我们都算在内,因为我们要保障这些车的前后距离,比如说我们这个车长度,四米不到五米的车长,这个车的长度我们也要加进去。”  面对公众的质疑,公安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一般情况下,在路口时速度应不超过每小时30公里。如果是在这个速度范围内的话,只要驾驶人注意力集中、与前车保持安全车距,行经交叉路口时减速慢行、谨慎驾驶,“抢黄灯”和追尾事故是可以避免的。那么时速为30公里时所需的停车距离又是多少呢?专业人士开始了第三组实验,这一次汽车的时速为30公里,分别采用全力制动和缓刹车两种方式停车,得到了以下两组数据。也就是说,即使时速降到30公里,按照正常刹车方式也需要10米左右的停车距离,即使采用紧急刹车方式也需要5米左右的距离,如果算上司机的反应时间和车体本身的长度,则需要更长的距离。清华大学教授、城市交通和道路系统规划的专家文国玮也印证了这一观点。  文国玮说:“是来不及,一个时间就是我看到黄灯了,我一反应,反应到脚上,踩刹车这段时间,你按照原来的车速要行驶一段距离,然后你踩一下刹车以后,到车停止,有个制动距离。30公里的速度应该是差不多25米到30米之间。也就是说,从司机的反应所行走的距离,加上制动距离,再加上安全距离,这个东西叫什么?这个东西叫停车视距。”文国玮教授提出的“停车视距”,就是车辆从发现障碍物,采取制动到完全停止的距离。比如以每小时40公里的车速行驶,汽车的停车视距是45米,如果减去一个车身长度,要在停止线前停止就需要40多米。那么,30公里的时速行驶,停车就需要25米,20公里需要15米。但是黄灯却是说变就变。文国玮说:“本身这个刹车距离就不够,制动距离就不够,然后你冲出停止线,在停止线前面前方停下来了。”缓刹车很难避免闯黄灯的风险,紧急刹车又增加了追尾的风险。于是不少司机便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文国玮说:“所以这些都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我们赞成严格的交通管理,但是严格的交通管理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个是科学管理,另外一个叫人性化,人性化就是说,让这些开车的人,他能够执行你这个规定,意识到比如说黄灯要来了,那我就慢慢地踩刹车,保持我在黄灯亮的时候,我能够在停止线后面停住。”  文国玮认为,如果要避免闯黄灯,则车速不得不在30公里的基础上继续降低,这又会带来一系列问题。文国玮说:“意味着两条,第一条:耗油跟污染增加了,第二条,可能是一次绿灯放不过去,可能要两次绿灯,甚至于三次绿灯才能放过去。实际上来说就是对我们行车的这种效率就降低了,通行能力降低了。”文国玮称,从实操角度来看,目前黄灯处罚确实存在着不人性化、研判标准模糊以及硬件设施准备不足的情况,因此这项规定从一开始,深圳、大连等多个城市就表示暂缓执行。深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也通过官方微博表示,深圳暂不对闯黄灯处罚,原因有三,一是系统暂不支持抓拍闯黄灯;二是需对信号灯的配时进一步排查;三是需制定严格的查处程序和科学的处罚标准。文国玮说:“代价很大。第一个监视器你都得换,监视器都得换,每个路口你都得换,然后你要有人去看这个路线,去判别它,判别完了还要通知人家。”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网友在呼吁,可以安装读秒的红绿灯或者倒计时信号灯来解决这一问题。但是北京交管部门表示:北京城区使用的智能信号灯更为先进,不会安装倒计时信号灯。文国玮说:“这就是人性化的问题,如果你愿意让老百姓知道黄灯什么时候出现,你就应该实现绿灯的倒计时或者是绿闪的这样一种灯制,如果说是你的智能的研究到位了,可以实现切换,两种灯制之间可以随时切换。所以不能说是那个是落后的,你这个是先进的,因为你这个还没有先进,还没有先进到那个程度,如果先进到那个程度,是可以包容这个的。”  三、新交规也要严格论证  哪怕以30公里的速度通过路口,正常刹车10米才能停下来,即便紧急刹车,也要有5米的距离。在各方的质疑声中,交通管理部门从最初的“严格落实新交规”,到“越过停止线不算抢黄灯”,再到“见黄灯只要停住就不处罚”,直至如今对闯黄灯行为暂不处罚。尽管要“听取各方面意见、科学论证”,但政策6天4个解释,不禁让人质疑法规的出台是否过于草率?关于闯黄灯,在网络上流传着一个段子说:一男子整夜未归,第二天早上才匆匆到家。妻问何故?  男子回答:昨夜路口遇一黄灯,闪烁不停,一直等到今天早上六点才恢复正常。当然这只是个笑话,但它的背后却是普通司机对“闯黄灯”的无奈。究竟闯黄灯该不该罚?法规出台之前是否经过了严密的论证呢?  “已经越过黄线的车辆,允许继续通行”,但无论是在《道路交通安全法》还是《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细则》中,对于黄灯亮起时,没有越过停车线的车辆是否能够继续通行,都没有做出明确规定。而这一次在公安部123号令中,也只规定:将违反道路交通信号灯通行等违法记分由3分提高到6分,依然没有将这一问题进行明确。但是接受媒体采访的公安部交管局有关负责人却表示:“抢黄灯行为属于违反道路交通信号灯通行,对驾驶人处20元以上200元以下罚款,记6分。”在我国的法律体系中,上位法高于下位法,后者不得与前者相抵触。因此,在张长青看来,“闯黄灯”这个说法无法成立。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周汉华更是认为,法律的解释应该从上下文进行系统解释,上位法中的措词已经表明,车辆并不是必须在黄灯亮起的瞬间停止。周汉华说:“什么是绿灯亮时,我们一定说是绿灯一直亮的时候是一个时间段,我们说红灯亮时又不能走,那也是讲的一个时间段,那么从这个理解来说,黄灯亮时当然也是一个时间段。”而在张长庭看来,公安部的这一解读与上位法并没有抵触,只是对其进行了细化和补充。作为曾为〈道路交通安全法〉提供咨询意见的专家,他认为法律的本意就是黄灯禁行。但是,张柱庭也认为,闯红灯,6分,闯黄灯是不是有所区别,他本人认为是考虑跟行政处罚的因受处罚性,结合在一起看的话,似乎略有区别,更好一些。红灯、黄灯什么灯都一个样子的时候,这个时候它的规定就不光只是违反了道交法和道交法的实施条例,其实他违反了法理,违反了法规制度最核心的原则,违反了法律发挥作用的一个道德基础。  面对法律和技术上的重重争论和质疑,1月6日,公安部交管局专门下发通知,要求各地交管部门对目前违反黄灯信号的,以教育警示为主,暂不予以处罚。短短六天时间,“闯黄灯”执罚便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一些网友认为这是公权力对民意的尊重,一定意义上体现出了以人为本。但也有网友表示,如此朝令夕改,虽说是尊重了民意,却也忽略了法律的严肃性。那么这条引起巨大争议的规定,当初到底是如何出台的呢?1月6日,公安部表示将深入听取各方面意见,科学论证,根据我国道路交通管理的实际,进一步细化、明确对违反交通信号灯违法行为的查处情形和处罚规定,更好地维护道路交通秩序和人民群众人生财产安全。在专家们看来,在广泛征求民意的基础上,要解决闯灯的问题,首先还需要完善相关的配套设施建设。对这些交通信号灯,所谓的电子警察,它的设置,也应该有详细的规定,比如说黄灯闪几秒,黄灯的设立在什么位置,然后什么样的行为算越线,这些从技术上,从规定上,都应该进一步的完善。在路口这个地方,主要的是一个路权冲突的问题,就是你纵向的有路权,那么横向的人也要有路权,那么这两个冲突的时候,为了解决他的路权的冲突,采用一些物理措施,比如修立交桥,修新过街天桥,等等,这样就把这些路桥冲突,解决掉了。  实际上关于黄灯亮时车辆是否能够通行,各国的规定也不尽相同。但是,一些国家在推行严苛的交通规则外,还有很多约定俗成的行车礼仪值得借鉴。韩国和日本对闯黄灯都有严格规定,如果司机在通过停止线时绿灯突然变成黄灯,不会被罚款扣分;如果在通过停止线前已是黄灯,则必须刹车停行。否则韩国规定会被处以6万韩元(约350元人民币)的罚款,并被扣15分。在俄罗斯交规中,黄灯原则上也是禁止通行的,但如果司机来不及刹车,闯黄灯则被默许,不会被罚款或扣分。就“黄灯”而言,美国大多数州允许在确保安全情况下通行。因此,“压黄灯”现象也较为寻常。不过,由于美国交规较严谨,操作性强,加上司机群体素质较高,“黄灯”车祸很少发生。新加坡的黄灯也不能强行通过,不过在新加坡有一个很好判断的办法。新加坡的道路在停止线之前,由近及远有3个箭头,每个箭头之间距离约10米。信号灯从绿灯变为黄灯时,如果车辆处于离停止线较近的第二或第三个箭头时,车辆通过则视为正常通行 ,如果车辆处于离停止线最远的第一个箭头位置,强行通过要被罚款扣分。  四、总结  法规的出台一定要经过严格的专业论证。只有尊重客观规律,才能维护法规的严肃性,也才能更好地发挥它的积极意义。如果没有做好这些准备工作,难免会导致新的混乱。但是作为一名驾驶员,我们也应该反思,为什么交管部门要出台如此严厉的法规。在全社会对闯黄灯该不该处罚、该如何处罚如何认定的讨论声中,今年1月1日至3日18时,全国共发生涉及人员伤亡的道路交通事故同比下降22%;违反道路交通信号灯通行的行为同比下降66%,大大降低了恶性事故发生的频次。虽然目前交管部门对闯黄灯暂不处罚,但我们依然要注意过路口时是否存在强行通过、抢路超速的情况。只有从思想上重视了黄灯的警示意义,交叉路口的秩序和安全才能真正得到保障。

甘肃省事业单位考试时间

甘肃事业单位考试报名条件

甘肃公务员考试

甘肃省公务员面试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