酚醛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农机手渴望抱团闯市场小金莲花

发布时间:2020-10-19 08:17:16 阅读: 来源:酚醛保温板厂家

农机手渴望抱团闯市场

湖北日报

全国讯:现如今,做个农民不简单,诸如资金、劳力、信息、农机、土地流转、苗种供应,样样都要操心。

这个春天注定不同,农业科技地位抬高,农技服务更显急迫。

犁田耙地,农机先行。

我省有280万名农机手,其中近百万人专门从事农机跨区作业。每年3月出行,11月回乡。他们游走省内,闯荡省外,跨湖北、走河南、闯山东,形成了一只庞大的候鸟队伍。

春耕备耕已经擂响战鼓,他们又将整装出征。近日,记者走近这一群体,直面他们的酸甜苦辣与所思所盼。

赚钱,还是不赚钱

●朱长征 天门市石河镇杨岭村

1日上午,雨过天晴。朱长征赶紧驾着家里那台老式旋耕机,到镇上的农机维修点补轮胎。“马上要春耕了,可不能误事。”4年前,朱长征花7万元买了这台旋耕机,除了犁好自家的10亩地,朱长征还驱车附近县市乡镇,沿途找活干。

“生意越来越难做了。”朱长征擦拭着心爱的机器,“以前做这行的少,一季能赚两万多元,现在收入差不多减了半。”

钱虽越挣越少,每年五六千元的维修费却雷打不动。“这次又得花500多元,”他坦言,自己的机器已经落伍,犁一亩地比别人要慢半个小时。想买个新机器,是他目前最大的心愿。

逐渐饱和的市场、陈旧的机型,无序的作业。尽管目前赚钱的难度越来越大,但朱长征仍对即将开始的出征充满期待!

●黄永州 安陆市李店镇茶堰村

入行7年的黄永州,一年能赚10万。他有自己的一套门道。

“踩点”,是他赚钱的秘密武器。“现在狼多肉少,农机作业队越来越多,乱跑瞎撞肯定不行。”每年3月,黄永州就开始做准备:哪里价格高?哪里还有盲区?各个地区作物啥时成熟?他都要摸清楚,由此拟定行进路线。

真诚待人,贴心服务,是黄永州的座右铭。有一件事让他至今都骄傲不已。2009年,车子行进到汉川田二河镇八屋村,可老天不作美,一连下了6天雨,许多机手都走了。但他却认为此处地势平坦,收获面积大,一直坚守。天晴后,村里的700多亩中稻他独揽收割,一笔纯赚了3万多元。这个地方也由此成了他的定点村。

广交朋友,信息共享,是黄永州闯荡江湖的另一法宝。经常给同行寄点家乡土特产、打个电话问候,这让他得到很多重要信息。去年,就有朋友告诉他新洲三店镇的收割机很少,他赶过去一口气收割了800多亩地,一笔赚了4万多元。

外面的世界 精彩也无奈

●邹春法 安陆市李店镇杨棚村

每年4月,邹春法就开始了他的机耕长征:湖北—江苏—浙江—东北,一路汗水换来一路收获。

“我喜欢在外闯荡的感觉,在家里,加个油都怄气。”邹春法直称加油优惠卡是“闹眼子”:“每年都发加油优惠卡,加油站却根本不执行。而在江苏,农机手拿着卡,加油无阻,快捷又便宜。”

更令邹春法羡慕的是,在江浙一带,农机手作业时出现机器故障,一个电话,最近的维修网点立马来解难。“咱湖北为什么做不到这点?”

机霸、路霸的骚扰也让邹春法颇为头疼。一天,邹春法正在一个村子里转悠,路上来了几个青年人,手上拎着两盒饭,往车前一挡,“买盒饭吧,200块。”明知是敲诈,邹春法也只好乖乖掏钱。

不过,在外面打拼了6年,邹春法也学“油”了。学上几句当地话;遇上柴油紧张,借当地农机手油卡刷刷;机器停摆了,给当地服务中心打个电话。入乡随俗,乐在其中。

●唐从位 仙桃市陈场镇金岭村

这些日子,唐从位几乎天天泡在田里,平整、挖沟、育秧、插秧……唐从位是仙桃人,却热衷于在天门从事集中育秧和机插作业。“这里的机插普及率比仙桃高,接的活也多。”

“技术较高、成本较大,是难普及的主要原因。”唐从位干这一行已五个年头,碰的钉子自然也不少。“遇上天气不好或操作不当,秧苗出芽率不高,只能自己认赔。”作为老师傅,每一次育秧,唐从位都十分谨慎。

“要农民转换观念,是很难的”。即使只收种子的成本费,习惯手插秧的农民仍持怀疑态度,更何况是一个外地人,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唐从位没少磨“嘴皮子”。

经过这几年的示范推广,唐从位已经成功地为上百户农民“洗脑”,他们成了唐从位的忠实客户。

“落叶总要归根,我要把机插技术带回仙桃,让更多的农民从弯腰到挺腰。”下一步,44岁的唐从位准备成立一个机插服务队,耕耘更广阔的天地。

期盼政府拉一把

●向朝元 安陆市雷公观音村

“我们势单力薄,难处多,还需政策给力,部门贴心服务。”在外面闯荡近十年的向朝元直言不讳。

每到春耕和农忙时节,江苏、河南等地的跨区作业队就会源源不断进驻我省,凭借先进的机型、专业的技能,抢占作业高地。“每台机器上都安装了秸秆还田设备,比我们有竞争力。”向朝元说。“我们也想安装这种设备,可惜费油、费时,我们耗不起啊,而江苏省政府对此是有专项补贴的。”

主场作战尚且如此,客场竞争可想而知,向朝元期盼政府拉一把,扶一程。

●肖继顺 孝感市顺业农机合作社理事长

纵然成立了农机专业合作社,肖继顺仍感力不从心,“信息的掌握、机械的更新、资金的保证,仅凭我们这样的民间力量毕竟有限,政府不可缺位。”顺业农机专业合作社成立两年多来,服务覆盖机插、机收、维修等项目,足迹遍及三省十几个县市,但由于贷款、信息渠道不畅等原因,一直难以做大做强。“我们是游击队,外省兵团是八路军。”肖继顺笑言。

肖继顺是一个有想法的人,他曾多次向主管部门献言。“我省能否搭建一个信息和服务平台,投诉、咨询、信息、服务,需要什么,一个信息或电话通通解决。甚至可以与外省农机部门联合起来,形成一个联合体,杜绝恶性竞争。”

●吴汉生 安陆市农机局局长

“农机手们的难处,我们能体会。”吴汉生表示,“秸秆还田补贴,据我了解,省里正在研究,预计今年可以实施。”

针对加油卡成摆设的问题,吴汉生承诺,今年农机局将与中石油公司协调,把实事办实。

“机手们单打独斗,难处肯定多。如果依托大型农机合作社,就可以形成集体的力量。”目前,当地规模最大的安陆市晨风农机合作社已经集纳了100多位农机手。

“孝感市已经建立了‘农机通’平台,哪个农民找农机、哪里农机找活干,一目了然,大家可以加入进来。”吴汉生做起了宣传。

吴汉生提醒大家,当前农机安全事故频发,大多是因为操作不当、车辆和人员的年审走过场导致的。“安全可不是儿戏,大家一定要持证上岗,作业前的检修更不能省。大家如有困难,我们来帮忙。”

跨区|定点|优惠

长春治疗银屑病专科医院挂号

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武汉男科医院预约电话

看失眠专科医院多少钱